一带一路”建设与我国区域发展战略的关系

  中国网/中国发展门户网讯 “一带一路”建设重点处理的是国家之间的合作关系;而区域发展战略是解决国内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和特定区域开发问题的制度性安排,属于国家内部事务。尽管两者都是国家重大战略,但前者是我国的全球战略,是新时期开放发展的旗帜和主要载体,而后者主要是处理国内地区间关系和地区发展问题的国内战略。因此,“一带一路”是更为顶层的和管总的战略,其功能、地位远高于国内任何一个区域发展战略,并对区域发展战略具有指导和促进作用,同时区域发展战略则对“一带一路”战略的顺利实施具有重要的支撑作用。

  《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一五”规划(2006—2010年)》明确提出了实施推进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促进中部地区崛起、鼓励东部地区率先发展的区域发展总体战略(以下简称“四大板块”)。但“四大板块”区域发展总体战略是逐步形成的。20 世纪 80 年代开始实施沿海开放及优先发展战略,1999 年开始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2003 年开始实施“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战略,2006 年开始实施促进“中部崛起”战略,从而逐渐形成了覆盖我国大陆全部省份的“四大板块”区域发展总体战略,其核心目标是缩小区域差距和实现区域协调发展。

  “一带一路”建设通过促进内陆和向西开放,有助于促进我国区域协调发展。通过改善我国西北和西南地区的区位条件,“一带一路”建设将提升西部地区对外开放水平,从而加快西部地区的发展。同时,必将促进在我国内陆地区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和热点区域,对加快内陆地区发展,特别是对目前经济面临增长乏力的东北地区的再振兴和西部地区的发展尤为重要。此外,“一带一路”建设也有利于带动“四大板块”的轴向发展和互动发展,进一步密切“四大板块”之间的联系和协作。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将京津冀地区与内蒙古和东北地区的对外开放分别紧密联系起来,促进东北板块与沿海板块的协作。新亚欧大陆桥连接我国东中西部,对促进沿海和内陆地区的互动和协调发展有重要作用。

  长江经济带横跨我国东中西三大区域,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等 11 省市,人口和生产总值均超过全国的 40%。2014 年 9 月国务院正式出台了《国务院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发〔2014〕39 号),使长江经济带建设成为我国重要的区域发展战略,它是促进长江流域东中西互动合作和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举措。

  长江经济带建设和“一带一路”建设,二者在扩大对外开放上紧密联系。长江经济带侧重以长三角为龙头向东开放和以云南等地区为核心的向西开放,这与“一带一路”建设推动海陆双向全方位开放一致。同时,长江经济带建设与“一带一路”建设相互衔接、相互补充、相互支撑,形成了横贯东中西、连接南北方、对接国内外、带动全中国的新载体和新引擎。一方面,“一带一路”建设将促进长江流域与西南沿边地区和西北地区的密切联系,使长江经济带成为横贯东中西、连接南北方的开放合作走廊,为长江经济带全方位对外开放创造良好的条件。以云南为起点连接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和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有利于深化包括云南、贵州、四川在内的长江上游地区的开放力度。借助新亚欧大陆桥、“中欧班列”等,重庆、成都、武汉等长江中上游地区的核心城市,将成为中国内陆对外开放的新高地。另一方面,长江经济带强大的经济实力和人口规模,使长江经济带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国内支撑,以及全面对外开放合作的重要平台。以上海为核心的长三角港口城市是 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排头兵和主力军;重庆、成都、武汉、昆明等长江中上游核心城市的发展和内陆开放型经济高地的建设不仅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重要经济支撑,也是“一带一路”建设全方位对外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5年4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标志着京津冀协同发展成为国家又一个重大的区域发展战略。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核心是通过京津冀交通一体化、生态环境保护、产业升级转移等重点领域的突破,实现北京、天津、河北不同的区域功能,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调整经济结构和空间结构,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提升北京高端产业发展空间,从而大大提高我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竞争力和影响力。

  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与“一带一路”建设既有区别又紧密相连。“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和“一带一路”建设都肩负有促进区域合作与协调发展的使命,可以互为依托、相互促进。一方面,“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将京津冀地区与内蒙古和东北地区的对外开放紧密联系起来,密切了京津冀地区与东北地区和内蒙古的联系,无疑为京津冀地区的发展和开放提供了更大的空间和更广阔的市场,扩大了京津冀地区的带动辐射作用;另一方面,京津冀地区的协同发展也有利于进一步提升京津冀城市群的国际竞争力和国际化都市区功能,为“一带一路”建设的对外开放与合作提供了强大的支撑平台。(作者:刘慧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刘卫东 中国科学院地理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刊》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