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首个以海洋经济为主题的区域发展战略瞄准“海陆统筹”——再造一个“海上山东

  2月18日,春寒料峭,北京人民大会堂却暖意浓浓,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建设恳谈会在这里举行。会上,山东省政府与12家大型商业银行和6家保险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蓝色经济区内的7个城市签署了23个重大项目合作协议,总投资2549.4亿元,相当于山东每年投资总量的1/10。这意味着,我国第一个以海洋经济为主题的区域发展战略,引擎已轰然启动。

  “我们将紧紧围绕科学发展主题和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主线,努力增创山东经济社会发展新优势,努力把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建设成为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海洋经济改革发展示范区、我国东部沿海地区重要的经济增长极。”恳谈会上,山东省委书记姜异康说。

  山东省政府的一间会议室里,悬挂着巨幅全省卫星遥感地图。高分辨率的地图上,山东半岛酷似一只振翅欲飞的雄鹰,正雄视着前方广袤深邃的海洋。“蓝色经济区发展将构建‘一核、两极、三带、三组团’的框架,由近及远形成海岸、近海、远海三条开发保护带,为山东开辟第二发展空间,再造一个‘海上山东’!”山东省省长姜大明说。

  作为我国最大的半岛,山东半岛海岸线万平方公里,超过全省陆域面积。按照国务院批复的《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发展规划》,蓝色经济区主体区范围包括山东全部海域和青岛、东营、烟台、潍坊、威海、日照等6市及滨州市的无棣、沾化2个沿海县所属陆域,面积6.4万平方公里,区内总人口3291.8万人。

  “这里的资源禀赋得天独厚!”省政府党组成员、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建设办公室主任费云良如数家珍:沿岸分布200多个海湾,可建万吨级以上泊位的港址50多处,优质沙滩资源居全国前列;拥有500平方米以上的海岛320个,多数处于未开发状态;近海海洋生物种类繁多,海洋油气已探明储量23.8亿吨,海底金矿资源潜力在100吨以上;海上风能、地热资源开发价值大,潮汐能、波浪能等新能源储量丰富……

  自1990年末在全国率先提出“开发保护海洋,建设海上山东”以来,山东一直是沿海省市发展海洋经济的排头兵。我国海水养殖的“鱼、虾、贝、藻、参”5次“蓝色浪潮”,皆发源于山东、成形于山东,并迅速从山东沿海风靡全国,推动我国水产业实现“养殖高于捕捞”、“海水超过淡水”两大历史性突破。

  经过多年努力,山东海洋经济高歌猛进。省发展改革委主任张超超开出一张成绩单:拥有沿海深水泊位197个,是我国北方唯一拥有3个亿吨大港(青岛港、日照港、烟台港)的省份;海洋渔业、海洋盐业、海洋工程建筑业、海洋电力业增加值均居全国首位;全省海洋生产总值去年预计突破7000亿元,居全国第二位;沿海公路、铁路、航空、管道网络等基础设施日趋完善,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已达4285公里,在建里程600多公里;海洋科技人员占全国一半以上,海洋科研实力居全国首位,科技进步对海洋经济的贡献率超过60%。

  然而审视海洋经济的质量和效益,山东省委、省政府清醒地认识到,山东海洋资源开发利用方式相对粗放,对海洋的利用还局限于近海养殖与捕捞,以及半深海区域石油、天然气、黄金等资源开采,海洋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亟待加强;海洋产业结构和布局不够合理,海洋经济综合效益亟待提高;海洋科技研发及成果转化能力不足,海洋经济核心竞争力亟待增强;涉海部门职能交叉,海洋综合管理和海陆统筹发展的体制机制亟待完善。

  “世界海洋经济的发展,经历了一个由低端到高端,由浅蓝到深蓝的过程。”姜大明省长强调,“山东要把海洋大省建成海洋强省,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差距大,也说明发展潜力大。”

  春节刚过,青岛高新区就一片繁忙,蓝色生物医药产业园正在紧张建设中。该产业园占地约145亩,总投资约7亿元,建设内容包括药物研发实验室、生物制药等。园区建成后,可吸引100余家企业进驻孵化,年税收可达15亿元,吸纳就业人数2.5万人。

  青岛海洋科研力量雄厚,海洋科研教学机构和高级专业技术人员约占全国1/3,有海洋领域的两院院士19位,承担着全国50%以上的国家级海洋科研项目,是蓝色经济建设的排头兵。“我们将加快重点领域科技创新,着力突破海洋新材料产品研发、海洋生物资源利用等一批国际领先和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积极打造面向深海的科技研发、资源调查、装备研试以及服务深海产业发展的开放式国家级平台,促进蓝色经济走内涵式发展之路。”山东省委常委、青岛市委书记李群说。

  面对海洋资源开发利用方式相对粗放、海洋产业层次不够高、海洋经济综合效益亟待提高的现实,山东找到了“芝麻开门”的钥匙:科教兴海。“科教兴海是蓝色经济区发展的核心战略,重点是完善海洋科技创新体系,提升海洋教育发展水平,构筑海洋高端人才高地。”省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建设办公室副主任宋军继说。

  山东省科技厅副厅长、青岛国家海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李乃胜认为,蓝色经济区首先要体现在科技先进上,科技进步对海洋产业的贡献率应该达到70%以上,海洋科技成果的转化率达到65%,自主知识产权的海洋领域关键技术超过60%。“未来的海洋产业发展依托的是科技支撑,不是光靠投资拉动、资本的投入和劳动力的增加,是真正的海洋高新技术密集型的特区。”

  在烟台市莱山区东方海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展厅,记者见到一种包装精美的胶原蛋白,每千克售价2万元。据介绍,胶原蛋白从以往废弃的鱼皮、鱼骨中提取,通过先进的“生物酶定向剪切技术”生产而成,广泛应用于保健、食品、饮料、美容等行业。目前,公司年产胶原蛋白系列产品200吨,年转化鱼类加工下脚料3300多吨,新增效益7000万元。烟台市委书记孙永春告诉记者,烟台结合创建国家创新型城市,致力于海洋科技资源与重点产业、重点企业的有效对接,突出海洋科技成果转化,推进烟台国家级海洋科研成果转化基地建设。

  “山东海洋第一产业在全国保持领先优势,二、三产业的一些领域落后于先进省份。”山东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王仁元说,“我们要发挥海洋科教资源在全国领先的优势,紧盯现代海洋产业发展前沿,开发高端技术,研制高端产品,发展高端产业,打造产业集群,形成战略优势产业、骨干支柱产业、新兴高端产业共同发展的格局。”

  蓝色经济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将海洋和陆地看作一个有机整体。《规划》批复以来,“统筹”成为山东的一个高频词。“海陆统筹”、“城乡统筹”,无一不贯穿着科学发展的理念。“建设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是我国区域发展从陆域经济延伸到海洋经济,积极推进陆海统筹发展的重大战略举措。发展蓝色经济,绝非只是‘靠海吃海’,海洋只有在与陆地统筹中才能实现最佳效益。我们要以世界眼光谋划未来,以本土优势彰显特色。”李群说。

  以世界眼光谋划的蓝色经济区空间布局,充分体现了海陆统筹的理念。按照规划,蓝色经济区将构建“一核、两极、三带、三组团”的总体框架。“一核”,指胶东半岛高端产业集聚区,这是蓝色经济区的核心区,以青岛为龙头,以烟台、潍坊、威海等沿海城市为骨干,着力构筑现代海洋产业体系,建设全国重要的海洋高新技术产业基地和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高端海洋产业集聚区;“两极”,是指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海洋产业集聚区和鲁南临港产业集聚区,这是蓝色经济区的两个重要增长极。前者发挥滩涂和油气矿产资源丰富的优势,培育壮大环境友好型的海洋产业。后者依托日照深水良港,推动日照钢铁精品基地建设,打造区域性物流中心和我国东部沿海地区重要的临港产业基地;“三带”,是指推进海岸、近海和远海三条开发保护带的可持续发展,优化海岸和海洋空间开发保护格局;“三组团”是指促进青岛—潍坊—日照,烟台—威海、东营—滨州3个城镇组团协同发展,打造我国东部沿海地区的重要城市群,为海洋经济集聚发展提供战略支撑。

  海洋蕴藏的资源,远比陆地丰富得多,但海洋的生态系统,却比陆地更为脆弱。“没有良好的海洋生态环境,就没有海洋生物的多样性,就没有海洋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日照市委书记杨军说,“建设蓝色经济区,必须把生态文明放到优先考虑的位置,无论有多么大的利益诱惑,海洋生态文明这根弦一刻都不能松。”

  杨军的观点,在日照这座新兴港口城市身上得到了很好验证。1989年设立省辖市至今,日照先后换了10任市长。如果他们中有任何一位松松口子,日照的64公里黄金海岸今天哪里还能保持原生态?如果不是历届班子坚定地抵御着利益诱惑,何来今天让城市流光溢彩的“奥林匹克水上公园”?

  加强海洋生态文明建设、增强海洋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在蓝色经济建设中占据了厚重的分量。到2015年,山东将新建和升级各类保护区约80处;到2020年,新建和升级各类保护区约50处。到2015年和2020年,破损岸线%。同时,加强海岛水土流失防治,开展海岛珍稀野生动物和海洋生物物种救护行动,加快推进生态海岛建设,建设一批海岛生态保护示范区。

  为强化海陆污染同防同治,山东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和新能源产业。据威海市委书记王培廷介绍,威海近年来致力于合理布局、有序开发风能、核能、太阳能、抽水蓄能等项目,已有装机容量42万千瓦的10个风力电场并网发电,争取到“十二五”末并网发电达80万千瓦;中玻光电非晶硅薄膜太阳能电池项目建设将加快推进,争取年内生产能力达15兆瓦,“今后全市所有新建公共设施全部采用太阳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