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降糖保健品售价百余元成本仅一两元

  售价百余元一盒的降糖保健食品,成本其实不超过两元,开始服用时降糖“效果”很明显,是因为非法添加了格列本脲等西药成分,长期大量服用会损害肝、肾功能甚至死亡。浙江台州警方近期侦破一起特大制售假降糖保健食品案,涉案金额高达16亿元。

  犯罪嫌疑人李某是这条地下产业链的源头供货端。因家人多在医药公司工作,李某在没有许可证和执照的情况下,挂靠到一家药品批发公司,购买到格列本脲、二甲双胍、硝苯地平等西药,并通过微信销售这些西药。

  安徽亳州人张某是李某的主要买家之一。2016年5月,张某到内蒙古参加药交会,“我在药交会上发名片,说有做保健食品的格列本脲和二甲双胍等西药粉。”张某说。

  张某以市场批发价从李某处买到西药后,把药片拆开,用粉碎机打成粉末,再加入淀粉稀释做成西药粉。“作业的环境很差,加淀粉直接用手抓,没有任何卫生措施,粉碎完的药粉直接放在地上的桶里。”办案民警回忆现场情况时说。

  张某把这些药粉以800元一公斤的价格通过邮寄卖给其下家、37岁的河南沈丘人刘某。刘某经过加工,最终将这些药粉包装成各种不同品牌的降糖保健食品,通过各地的经销商卖到了全国。

  据了解,此类违规添加格列本脲等西药成分的保健食品,往往在短时间内有明显效果。但由于非法添加的西药成分未经科学配比,存在很大安全隐患。如长期大量服用,可能导致低血糖,损害肝、肾功能,甚至导致死亡。

  警方介绍,刘某购买了相关设备并印制名片,在郑州的药交会上发给客户,声称自己做保健食品代加工。2016年9月,有经销商提供多种降血糖保健食品的包装盒,让刘某照样子做产品。刘某把从张某处买来的原料药粉灌装进胶囊,包装成成品卖给经销商。

  刘某供称,他做过基因口服胰岛素二代、仁合胰宝、糖必平、化糖通脉等多种降糖保健食品,“这些东西里面的配方配料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包装不一样”。

  刘某将这些假降糖保健食品销售给全国各地的一级经销商,再由他们进行二级、三级销售。据查,刘某两年内累计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4200余万盒,涉案金额16亿余元。

  郑州人杨某一伙是给刘某“下单”买假降糖保健食品的经销商之一。2016年7月初开始,杨某伙同其妻孙某以及朱某等人从刘某处购得已完整包装的非法添加西药成分的基因口服胰岛素二代等数十种保健食品,将这些假保健食品销售给二、三级经销商。

  在相关网络销售平台治理部门的协助下,警方斩断了这条假降糖保健食品产销链,抓获14名犯罪嫌疑人,捣毁非法生产窝点4处,扣押西药原料72箱共1吨、尚未销售的成品非法添加西药成分的降糖保健食品120余箱等。

  办案民警介绍,这些不同包装的假降糖保健食品所含物质基本相同,因每粒胶囊掺入的西药含量不同,成本也不同。一般每盒成本一两块钱,到一级经销商卖40多元,二级经销商80多元,三级经销商售价高达100多元。据新华社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