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巍大禹精神 殷殷家国情怀

  6月22日下午,在北京北沙滩1号院中国文联会议室里,中国舞蹈家协会几位著名专家齐聚一堂,为大型民族舞剧《大禹》召开专门研讨会。前一晚,该剧在国家大剧院成功演出,赢得首都观众普遍赞誉。

  “古籍中关于大禹的记载寥寥数语,编剧和导演能将祭祀河神、率众治水、劈山导淮、禹会诸侯等片段,攒成一个有血有肉的故事,确实不简单! ”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副所长江东前后看过两遍《大禹》,称赞经过打磨后的版本较之初版,剧情更合理、舞蹈更耐看。

  “在中国哲学里,所谓‘国家’是将‘国’与‘家’联系在一起的。舞剧中的大禹为了‘国’而离开‘家’,治水成功后又回到‘家’,刻画了大禹作为普通人的一面,非常人性化。回家之后的大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王者,这样百姓对他的膜拜就不是因为权力,而是发自内心的爱戴。 ”北京舞蹈学院副院长许锐说。

  “在这部舞剧中,大禹需要在家与国之间做出抉择。在家里,他身上兼着儿子、父亲、丈夫三种身份,但在处理个体与集体、家与国之间的关系时,他果断选择了集体和国家。 ‘三过家门而不入’,舍小家、顾大家,这种家国情怀是中华民族自古以来的优秀文化传统。 ”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副研究员刘春说。

  《舞蹈》杂志副主编张萍进一步阐释道:“禹会诸侯不是通过战争达到目的,而是通过治理水患,让人民实现和平、安居这些共同理想达到的。从历史回到当下,如何实现国家之间友好往来、和睦相处,大禹协和万邦的理念无疑为当今世界和平发展提供了智慧。 ”

  “我们不缺少故事,而是缺少讲故事的方式和方法。 ”著名舞评人梁戈逻认为,“中国国力强大的同时,中国文化更要主动走出去,向世界传播中国的哲学、智慧和审美。 《大禹》是讲好中国故事的一个成功实践,更具有走出国门的优质文化属性。 ”

  舞剧《大禹》将淮河流域最具代表性的民间舞蹈花鼓灯融入其中,在多个舞段中加入花鼓灯动作元素和音乐元素,浓郁的地域风格为这个历史题材的舞剧增添了厚重的写实色彩,也拉近了观众与历史文化的距离,令几位专家印象深刻。南京艺术学院舞蹈学院院长于平说:“从地域性的角度出发,将地方文化和历史名人结合起来,用舞蹈这种普通观众能够理解和接受的方式叙事,《大禹》作出了非常成功的尝试。 ”

  “从编剧、编导、编舞到舞美、灯光、音乐都很完美,这部舞剧没有炫耀当下流行的LED技术,而是突出舞蹈本身,非常值得称赞! ”著名舞蹈家、北京舞蹈学院原院长吕艺生说,“群舞突出男性阳刚之美,大禹、女娇和启3个主要人物的独舞、双人舞、三人舞更把力与美、刚与柔表现得淋漓尽致。 ”

  此外,专家还从舞美设计、人物线索、历史事实等方面提出建议,希望主创人员进一步打磨这部舞剧,力求推出一部立得住、叫得响、传得开、留得下的精品力作。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010年度全省广告发布诚信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