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瓶损坏纸箱包裹充电、隔间暗藏集体宿舍上海查处多个快递站“三合一”场所消除隐患

  在某电商平台配送站,10多块电动自行车蓄电池整齐摆放在架子上充电,最边上还有一个缠满胶带的纸箱,这是待送的快递吗?走近一看,纸箱侧面竟伸出一根带接头的电线,正连接着电源。“这块电池的外壳破了,我自己想办法用纸箱包裹改装的。”一名快递小哥对自己的“发明”颇感得意。然而,在消防检查人员眼中,这却是一个严重的安全隐患。

  上海消防安全大排查大整治行动正在有序展开。今天上午,记者来到辽源东路,随杨浦消防支队检查人员对沿街多个电商物流配送点进行安全检查,并对发现的多处严重安全隐患予以及时消除。

  检查中,消防人员对设在站点内的“集体宿舍”进行查封,一些快递小哥愁容满面:“住店里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上海房租这么贵,如果自己租房住,一个月根本攒不了多少钱了。”安全和经济之间,他们还在摇摆。

  上午10时许,记者跟随检查人员来到辽源东路12号某电商平台的物流配送点。一个个快递按配送区域分拣摆放,配送员正在将快递装车。乍一看井然有序的物流配送站,细细一查,却存在多处严重消防安全隐患。

  刚走进站点,检查人员就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纸箱。“纸箱和胶带都是易燃物,万一充电过程中发生电池过充发热等情况,这个‘纸外壳’极易引燃起火。”杨浦消防支队防火处火调技术科科长燕磊当场指出这一严重的安全隐患,并切断电源。“不止这块‘纸箱电瓶’有问题。电池充电本身就容易发热,这么多电池集中放在架子上充电,又紧挨着随意堆放的塑料袋、胶带和纸箱等易燃物,容易发生火灾。”

  快递配送行业大多采用电动自行车送货,蓄电池充电的需求非常大。据站点一名快递员介绍,该站点共15名快递员,每人每天至少要用光两块蓄电池的电量,“我们一般都配备了两块以上电池,用完一块充一块,基本都在站点充电。”

  记者注意到,不仅架子上放着电池充电,地上也拖着好几个接线板,直接拉在店外,给电瓶车直接充电。

  “拉太多接线板会造成电压不足等情况,也容易造成意外。”燕磊指出,像这类物流站点有大量蓄电池集中充电需求的,应设置一个专门的蓄电池充电区域,采用防火材料与其他空间区隔开来,并配备相应的消防设备。“物流配送站可以向居委、物业申请安装集中充电装置,既能满足充电需求,又能提高用电的安全防护等级。”

  在摆满充电架子的上方,挂着一个空调外机,绕过架子,一扇小木门出现在记者眼前。门口墙上张贴了一张A4纸,用黑色记号标注的“生活区 宿舍区”字样格外显眼。“这里面晚上不住人的,中午休息时才进去躺一下。”见检查人员准备推门检查,跟在一旁的快递小哥急忙解释。话音未落,小木门已被打开,里面的小隔间“别有洞天”,一个睡眼惺忪的小伙子,正套着穿到一半的衣服,坐在床边。

  定睛一看,不到20平米的小隔间里,满满当当地放着8张床,床上还放着电风扇、拖线板等电器设备,地上散落烟头,墙上挂满衣物。燕磊指出,这个站点是典型的“三合一”场所。“住宿区与经营区混用,没有防火隔离,消防设施也不齐全。一旦发生火灾,极易造成群死群伤事故。”

  一墙之隔的另一家物流站点,检查人员发现店铺底部有一架木梯,通往主要用于住宿的隔层,同样堆放了大量可燃物,也存在违规充电的情况。

  随后,检查人员按规定对两个站点的“集体宿舍”、电箱等设施设备进行查封。“让你们负责人到队里来接受处罚,得到我们同意才能启封。这里面肯定不能住人,不是为难你们,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

  “宿舍”被查封了,几名快递小哥围在一起商量对策。“实在不行今晚先‘奢侈’下住宾馆吧。这两天赶紧找房子,贵也没办法。”

  “住在这里还挺舒服的,平时都很当心,从来没出过事。”一名20出头的快递小哥对记者表示:“你们说不安全,我也能理解。但一个月工资就这点,如果自己租房子,根本攒不了什么钱。”

  据不完全统计,全市共有3000余家“三合一”场所,近年来上海发生的多起亡人火灾皆在此类场所中。在检查现场,快递小哥的烦恼也让检查人员颇感“无奈”:“每次查封此类场所,都有人向我们诉苦。但是在经济因素和公共安全之间,我们必须守好安全这条底线。”

  另一名资历较老的快递员老王告诉记者,住“集体宿舍”的多是新进人员,刚到上海,经济压力比较大,“公司是出于好心给大家提供住处,今天被查了,以后肯定不让住。如果公司能给点租房补贴减轻年轻人的压力,也是一个办法。”

  记者在站点门口的墙上看到一则招聘广告,上面明确写着“包吃包住”。老王告诉记者,所谓的宿舍多是“三合一”模式。“因为工资低,公司招人时才会承诺提供住宿,不然没人来应聘。打工的人又不知道这种隔间不能住人,如果发生意外,最倒霉的也是这些打工的人。”

  据悉,这两个不同电商平台物流配送点的工作量和收入相差无几。据老王介绍,他们站点共有快递员15名,每天每人配送近两百件快递,算下来每月平均收入在6000元左右。“万一被客户投诉,一次就要罚款300元。从早到晚一天就白干了。”

  在一些人看来,这个收入水平满足在上海基本的生活不成问题,为何他们选择蜗居隔间?“每个人想法不一样,我们有些其他工种的同事月收入比我高很多,也还住在店里,想着多攒点钱吧。”老王说。

  “企业既然不能提供合规的员工宿舍,就不应该许下这样的承诺。”业内人士指出,相对一些个体经营户,快递站点存在的“三合一”场所是企业行为,不仅安全意识薄弱,也未落实好企业主体责任。仅靠消防检查发现一次查处一次,很容易造成此类“三合一”场所回潮,应加强多部门协同监管,增加检查频次和处罚力度,让违法企业“长长心”。